1. 首頁>教育新聞 > 熱點速遞

奧數天賦被質疑引發人才評價之爭

? 作者:陳熙林 ? 2018年05月15日 ? 熱點速遞

    【新聞回放】

    近日,《人物》雜志一篇題為《奧數天賦墜落之后》的報道,使曾兩次以滿分摘得國際數學奧林匹克競賽(IMO)金牌的付云皓寂靜多年后再次走進大眾視野。

    付云皓當年被保送北大數學迷信學院,卻因在大學時期大局部科目“掛科”而無法順利畢業,后來在廣州大學數學系獲碩士、博士學位,如今廣東第二師范學院擔任數學教員,這與人們對他在學術研討上嶄露頭角的希冀似乎落差頗大。報道一經問世就引發了普遍關注,而付云皓自己隨后在知乎上發帖對報道內容和“墜落”的表述提出質疑,將相關討論推向了低潮。

“15年淡出視野”引來媒體關注

《人物》雜志的報道稱,在中國國度隊30多年的奧數參賽史上,獲得付云皓這樣成果的選手總共只要3名,他更是獨一征戰了兩屆IMO“絕對困難”級別的中國選手。但是,從2003年付云皓第二次取得IMO金牌并入讀北大數學迷信學院至今的15年里,他似乎偃旗息鼓了。

報道的字里行間有意有意地流顯露“傷仲永”式的可惜意味:付云皓昔日輝煌的奧數戰績與他如今“在這所以培育小學教員為目的的二本師范學校”講授本人“在小學就輕松掌握的知識”比照鮮明,“墜落”之意顯而易見。

“如今參賽的先生,10年后將成為世界上握著知識、智慧金鑰匙的休息者,將來屬于他們。”這是蘇聯迷信院通訊院士、曾連任兩屆IMO主席的雅科夫列夫教授作出的著名結論。這在一定水平上標明,有資歷踏上IMO戰場的年老人擁有他們所處時代最出色的數學頭腦。

如報道所言,“在本人生命的前18年里,數學天賦是付云皓王國的主宰”。高中3年,付云皓簡直沒學過數學課以外的課。進入大學后,付云皓百般不適,先是沉浸于網絡游戲,然后在數學外的其他學科課程中屢屢掛科,最終由于物理補考成果不及格只能從北大肄業。

對此,北方都市報評論稱,當年的付云皓依然是一個經驗,足以提示天下的父母和教員,要正確引導孩子生長,既不要捧殺,也不能棒殺。

當事人回應:兢兢業業斗爭為何被可惜

面對言論的熱議,付云皓很快作出回應,在知乎上宣布了題為《奧數天賦墜落之后——在兢兢業業處》的自白書,用略帶自嘲的語氣,表達了對相關報道的看法,時隔多年第一次談及本人的“天賦”往事。

在自白書中,付云皓說他并不了解報道中所表現的教育也不要攀比。只要攀比,教育就會變味。教育就是教育,不應該讓他承擔本不該承擔的責任和義務,什么名利榮辱都不是教育應該承擔的責任和義務,教育就是讓孩子的心智得到健康發展。價值觀——優秀的人從事根底任務,就是一件很可恥的事情,是天賦墜落了。“如今的我,正穩穩妥外地一步一個足跡踩在根底教育的路途上”。

面對各種不同的聲響,我們不由要考慮這樣一個成績:奧數天賦的人生路途有固定的規范嗎?

“奧數冠軍在師范學院教書,在不少人看來可謂‘大起大落’,但每一團體都擁有對本人人生選擇的權益。畢竟,人生只要一次,相比活在他人的目光里,活出本人想要的樣子,更為重要。”這是人民日報對奧數天賦“墜落”之爭的評論。

中國教育報評論指出,成功的定義有千百種,付云皓只不過選擇了本人以為的一種。奧數學得好的人,本沒升天,所以,也就無所謂墜落。多家媒體評論也以為,不同的人對成功或有不同的定義,但可以斷言,界定成功不能只要一把尺子。否則就是窄化了成功,對成功的定義過于刻板,顯然不可取。

正像付云皓本人所說的,有熱情,所以去研究;有碰撞,所以有火花;有執著,所以才耐得住寂寞。

奧數天賦質疑風云后的冷考慮

圍繞付云皓開放性是比較教育學科的基本特性,是比較教育保持時代敏感性、問題針對性和系統創新性的根本。的報道風云,折射出社會對人才評價的某種誤區。

“我不贊成媒體報道其‘墜落’的觀念。”中國教育迷信研討院姜朝暉博士以為,每團體都有本人的生長路途,哪怕是天賦異稟的天賦,“反倒是如今的教育觀、成才觀以及社會言論環境,值得我們去反思”。

在21世紀教育研討院副院長熊丙奇看來,對奧數天賦“墜落”的質疑,是單一評價招致的成績,而非奧數本身的成績。“單一的教育評價體系,已令很多先生、家長構成功利的升學成功觀。”熊丙奇說,以考進名校作為成功的標志,與日益多元的集體職業開展選擇發生矛盾,這是近年來名校畢業生、奧賽獲獎者選擇“普通職業”引發爭議的基本緣由。

熊丙奇以為,消弭這類爭議,需求樹立教育多元評價體系,“每個集體有屬于本人的人生選擇,不能由于沒有選擇大家想象中的人生開展路途、成功形式,就以為是失敗”。

“特性化的教育觀和多元化的成才觀,容納的社會言論環境,應該成為新時代的價值取向。任何人只需忠于本人、堅持斗爭、貢獻國度,不管從事什么職業、何種崗位,都值得尊重和一定。”姜朝暉說。

《中國教育報》2018年05月15日第3版 

彩25官方在线登录